首页  »  综合小说  »  [男同][列车乘务员雅琪]
[男同][列车乘务员雅琪]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狠狠撸

地址发布页:地址发布页:
列车乘务员雅琪
 

 
  同一个包厢的其他三位乘客都聚精会神地趴在自己的铺位上欣赏电视节目, 我却觉得无聊,拉开门到外面的过道上透气。
 
  我的思绪不知怎么的,突然跑到乘务员小姐身上,回想起她微笑的模样。 
  「唉~~如果这辈子有这样的老婆就好囉!」
 
  突然耳边响起甜美的声音,我因太专注而没注意到乘务员小姐已站在身边。 
  「您是那位刚刚说第一次乘坐我们列车的先生吧?」她把列车的窗帘放下来 整理好,然后面向我亲切地问道。
 
  「呃……是,是的!」
 
  「感觉还舒适吗?」
 
  「不错!和以往的特快列车比起来是好多了!」
 
  「那是因为我们的列车是比照法国的模式,务使每一位元旅客都能享受贵宾 般的待遇!」
 
  这我倒是不知道!的确物超所值。
 
  「先生,你的精神不太好喔,是不是有些不舒服?」她关心地问道(呃~~ 我倒不是不舒服……)
 
  我心想,但总不能大大方方地说我的脑袋在想她吧!
 
  「可能……因为一个人出门总是有点寂寞。」想想多和这位美丽的乘务员小 姐聊聊天也好,我随意回答道。
 
  「那请您往这边来!我可以帮助您!」乘务员小姐亲切地微笑道并伸出右手、 掌心朝上指示出动身方向。
 
  (这边来?帮助?)倒是蛮令人纳闷。
 
  我也没想这么多,便起身尾随这位乘务员小姐。
 
  乘务员小姐带领我到靠近车厢尾部的一间包厢,似乎是乘务人员专用的休息 室。
 
  「请到这边来……」两人都进入休息室后,接著她便将门关上。
 
               Woh……
 
  这里没有普通包厢里的那四个铺位,只在靠窗的地方放了一张沙发。乘务员 小姐让我在沙发上坐好,突然原地跪下,挺直著上身,双手缓缓将我的皮带鬆开, 我吓了一大跳!
 
  「小……小……小姐!你做什么?!」
 
  「您不是要我帮助您排解寂寞吗?」「什么?」
 
  「避免寂寞的方法就是使乘客儘量放鬆,现在请让我代替您的夫人为您服务, 您就当回到了家里一样,不用拘谨!」
 
  我简直不敢相信竟有这样的服务!高贵的乘务员小姐开始缓缓地将我的裤子 和内裤脱至膝盖处,我的小弟弟早因惊讶杵立起来,没有了裤子的掩饰,直立在 乘务员小姐的脸庞前。
 
  乘务员小姐微一睁眼笑了笑道:「很少有看到这么大的!」
 
  我尷尬地笑笑,一时不知如何应答。
 
  突然发觉似乎有一股臭味,原来是那话儿发出来的。
 
  糟了!昨天因为要赶出差用的文件,连澡都没时间洗,今天便匆匆忙忙搭同 事便车到车站来了!
 
  然而乘务员小姐似乎不以为意,拿起一包湿纸巾缓缓地将包附阴茎的包皮翻 到最后,并小心翼翼地擦拭清洁,并不时对我微笑,似在示意我她不在意。湿纸 巾清凉的感触阵阵传来,令我的傢伙越涨越大。当乘务员小姐将小弟弟简单擦拭 后就静静地跪在我的眼下,脸庞高度刚好就正对著我的肉棒。
 
  不会是真的吧?就像A片情节一样。
 
  这时我脑门突然一股血气的衝动,一手轻扶乘务员小姐的后脑勺,一手将我 的肉棒扶好对正乘务员小姐的唇间塞了进去,硬是将对方小嘴用龟头撬开,乘务 员小姐此时似乎被我惊吓了一跳,但毫不抵抗地任我粗暴地把肉棒顶进她的嘴巴 中。长驱直入的龟头似乎深入顶到她的喉咙,她反射性地吐出来并轻咳了几声。 
  「对不起!」我对突然失去理性心生悔意。
 
  「不!是我不对!」她如同做错事般道歉,并再次将头缓缓对準我。
 
  这次我较缓慢地慢慢插入,仔细地看著龟头、阴茎缓缓滑入乘务员小姐两片 樱唇之间,突然我想试试她能含到什么程度,便又轻压其后脑勺迫使进入更多一 点,阴茎一点一点地滑入,乘务员小姐双目亦看著我的眼睛,眼睁睁地让我尽情 测试。最后我顶到底了,整个傢伙进入乘务员小姐口中,我发现我的阴囊正贴著 乘务员小姐的下巴,阴毛正搔著乘务员小姐的鼻尖,并可清楚感觉到鼻子呼出温 热的气息,而乘务员小姐亦仍睁开美目目睹这一切。
 
  我的龟头不停感到阵阵的轻微压迫,似是乘务员小姐正极力避免触及喉咙根 部以免又引起咳嗽。我的内心正汹涌地翻动著。被像这样被含著肉棒连作梦也没 想过,而且是这样的美女乘务员。当我目光再次触及对方眼神时,我发现她的耳 根开始因害羞变得通红。欣赏一阵后接著我开始缓慢移动臀部,进行活塞运动。 
  乘务员小姐亦轻含吞吐著,低头看去肉棒正在两片丰盈的嘴唇中进进出出, 一会儿闪动著沾上口水反射的光辉,一会儿又消失在美丽乘务员的嘴内。喔~~ 天哪!
 
  乘务员小姐的舌头正在舔弄龟头……真是难以形容的舒服!
 
  乘务员小姐的吞吐动作渐渐越来越快,索兴我就不动任由她採取主动,乘务 员小姐似已知我意般,一手轻握住肉棒根部更加卖力地吮弄,真爽!
 
  突然乘务员小姐把人移开了。
 
  咦?天!乘务员小姐把身子弯得更低了,斜了个头开始用舌头舔弄我的阴囊, 这样高贵的美女乘务员连这种事也做得出来!?
 
  舔弄一阵又是一个吮吸的声音,哇!我的整个囊袋都被吸到乘务员小姐的嘴 内了,因和阴茎比起来,囊袋又更大,看来乘务员小姐是将嘴巴张到最大,整个 脸颊都因张嘴而变形了,但整个过程乘务员小姐的双眼均直视我的目光,如同小 孩渴望父母肯定眼神般闪动,我对她发出一个微笑,她的眼角也笑成了一弯秋月。 
  接著阴囊传来一阵压迫感,她开始用舌头及嘴搅弄,力道拿捏得刚好,有点 难过但又爽快无比,搅动一阵后乘务员小姐轻轻地将嘴拉离阴囊,就像吃麻薯般 拉了出来。哈!口水正连接阴囊和乘务员小姐的嘴唇,渐渐因重力而断裂。没看 过这么夸张的画面!
 
  乘务员小姐胸口娇喘了一阵后,跪著望向我微笑著问:「还满意吗?」 
  天!又是这种高贵端庄的职业笑容,十秒鐘前才正舔弄阴囊的美人竟像没发 生任何事般地甜蜜微笑,不得不佩服新选拔的Z字列车乘务员的敬业态度与训练 有素。
 
  「满意啊!只是……」其实刚才发生的事早令我通体舒畅,不过我还是故意 用刁难的口气道。
 
  「啊!对不起,我会努力的!!」乘务员小姐立刻有点心急地道歉,我发现 她对我的小玩笑似乎十分重视。
 
  「要喝杯水吗?」她转接道。
 
  刚刚的快感早令我浑身是汗,正口干舌燥,便点头示意。
 
  乘务员小姐起身从旁边的小冰箱内取出矿泉水,并倒入杯子内。
 
  她无疑经过严格训练,连倒茶这种简单的动作都带有专业的神态。我看著她 的侧影仍不敢相信眼前的这位乘务员小姐刚刚所提供的「服务」
 
  「谢谢!」我接住她递给我的杯子,「你也来一杯?」
 
  「不!我不渴!」
 
  我可渴了!尤其想到刚才的事。
   一口气喝完水后,身为男人的我当然想继续刚才的事!……更进一步!!… …却又想到这样对这位美女太失礼了!
 
  「呃…」我说不出口!
 
  「什么?」她不解道「不!不!我……我……只是想知道能享受到什么程度 的……」我转而推敲地问。
 
  「啊!当然是全套……我们怎么会只提供一半的服务呢?顾客至上呢!」乘 务员小姐明白过来,眨著眼向我微笑。
 
  「不过,我要先告诉你我是变装的女人,也就是人妖……」乘务员小姐继续 解释说,「为避免乘务员与乘客有严重争纷,我们要事先告知,而且……」乘务 员小姐脸红地停顿了一下,「下一阶段的服务过程必须使用保险套。」
 
  我这才发现,她手上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多了一隻漂亮的粉红色保险套。 
  我点点头,表示理解。
 
  「哪……可以请教妳几个问题吗?」
 
  「请!」
 
  「能请教妳的芳名吗?」我发现乘务员小姐胸前的牌子上只标示著代表车厢 号和个人编号的数位,并没有标示姓名。
 
  「对不起!我们不能告知乘务人员的姓名。」
 
  「也是规定吗?」
 
  乘务员小姐轻轻点头。「你今年几岁?已经结婚了吗?」我续问道,「问这 个总不犯规了吧?」
 
  「嘻!你的问题早有几十位客人问过了!如果是别人的话我一定会推说规定 不能告知,不过你的话……」乘务员小姐停顿了下来,美目在我的脸上上下打量 了一番,但这举动并不会使人产生反感,反而生出异样的优越感,「就破例告诉 你吧!我叫雅琪,人家今年25岁,尚未结婚!」
 
  突然这位雅琪表现出小女孩般的模样,不再是乘客与乘务员这种疏远的关係, 立时感到双方距离拉近不少。
 
  「25岁?这么年轻就被选拔到Z字列车担任乘务员了!」
 
  「也没什么啦,我们这批列车小姐有几百名,多数是原来「T字车」乘务员, 并向社会公开招聘了几十名大中专生,经过26天封闭式全体集训。」这位乘务 员小姐有些自豪地向我介绍说,「我是大学本科,在列车小姐当中算是学歷高的, 所以和其他骨干被派遣到东航进行了空姐标準的培训。」
 
  「那你怎能接受这种……呃……工作要求?」我随口问道。
 
  「我要生气了喔!你的语气好像在说我是特种行业的小姐似的!」雅琪嘴巴 嘟起来有点动气地说。「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
 
  「每一个在Z字列车上服务的乘务员都以此为荣!撇开待遇不谈,Z字列车 运行环境十分舒适,服务的强度也很低,加之我们的领导极尊重每一位服务的员 工,绝无欺骗员工的行为,当初进入Z字列车组均提示此事,提供这种服务是员 工的义务,而员工遭遇问题时上级部门也全力解决,如有人想离开Z字列车组也 将提供丰厚的服务奖金,比普通列车乘务员做十年的工资还多。员工个人的资料 是部门的最高机密,外部人员完全无法得知。未标示姓名,是为避免将来有乘客 找员工麻烦,因此在这里工作并没有后顾之忧。上级部门的做法深得员工们的信 任,每位员工也十分配合。说我们是特种行业这种话是最最严重的侮辱!因为我 们是铁路部门的官方工作人员,很多人挤破头都未必能进得来呢!」
 
  「对不起……我绝无此意!」我赶忙赔罪。
 
  「没关係!只要你瞭解就好!」雅琪释然道。「而且也不是每位乘客都有机 会享受车上服务的!」
 
  「咦?」
 
  「车上乘客这么多,想也知道!服务物件是由服务员自行决定的。偷偷告诉 你,太差劲的乘客我们也不会挑选!」雅琪诉说秘密般俏皮地说。「那我就是被 你选上的囉!」心中涌起一阵悸动。
 
  「那外界为何均未听过此事?这种事在现今的社会是不可能不被知道的!」 
  「说?我们绝无要乘客保密的义务,但此事公开的话,我们以后势将无法再 提供这样的服务,请问……你要说吗?」雅琪诉说最后一句时,露出怀疑的神情。 
  我立时发觉我答不出来。
 
  「那女性乘客呢,有许多乘客是全家大小一起出游的呢!」
 
  「我们的特别服务只限男性乘客,当然不会让女性乘客知情,对夫妇乘客是 绝不当面透露出任何曖昧的暗示。如有需要一定是私下由客人自行要求,以维护 乘客及部门信誉。」雅琪解释道。
 
  我不得不佩服想这点子的人的脑筋,能在现今资讯公开迅速的科技时代隐藏 如此的事,要知搭乘过Z字列车的人有多少由车票销售情况就看得出来了,但运 用如此的心理因素任何人都不会想说出来了!(尤其是男性)毕竟没人要毁掉这 样的列车服务!
 
  「我看每位乘务员小姐都是外面难得一见的美女呢!」
 
  「我们有自已的美容机构,每一位乘务员都可免费随意使用,并提供专业諮 询,比什么媚登峰还有效!女性员工很多都是看上这一点不肯走呢!」
 
  利害!我打从心底佩服起来。
 
  「难怪Z字列车的乘务员小姐素质最高!尤其是眼前的这位!」我奉承道。 
  「嘻!还有问题吗?没有的话要继续囉!」雅琪俏皮地说。「好啊!」 
  虽然肉体上的欲望正催促我赶快继续,但面对如此的美丽佳人,当然不能粗 俗猴急地失去应有的风度,我礼貌地示意作出请雅琪跪下的手势,雅琪的眼中闪 出一丝异样的眼光,似在赞许我的举止,欣然微笑后缓缓再次蹲下。
 
  雅琪膝盖著地高跪著,上身直挺与腰、臀、膝成一直线,姿态煞是好看!在 我的龟头上轻轻亲吻后,那双诱人的眼睛与我的眼神接触,张开双唇将嘴套入我 的阴茎,我则轻轻地扶著雅琪头部,接著阴茎再次在樱唇间穿梭,雅琪刻意将涂 满口红的嘴唇向前突起,就像小孩子接吻般的动作,只是中间加了一条肉肠,模 样令人喷火。
 
  维持这表情套弄了十来下,接著刻意用嘴巴用力吸吮,肉棒明显感到一股吸 力,原本丰润圆滚的双颊突地像窟窿般凹陷下去,像婴儿般吸奶嘴状,模样甚为 奇怪,但在雅琪脸上出现,又是带有无法言喻的新鲜。一会儿将我的肉棒当成刷 牙般顶上一边脸颊,雅琪圆润的脸颊突兀地鼓起,并像刷牙般左右套弄,口腔湿 润的肉壁与牙齿的摩擦,顿时陷入天堂与地狱两极化的快感。
 
  交覆地抽弄一阵,雅琪将嘴抽离肉棒,大大地呼了几口气,曖昧地微微一笑, 在我尚未意会这表情的涵义时,再次以嘴套住肉棒,接著雅琪以脖子以上为运动 主体,就像啄木鸟般前后摆动,缓缓加速套弄的速度,连续的快感阵阵袭来。这 次是一连串的攻势,雅琪忘了形象般不断狂吸抽弄,摆明要我弃械投降,我则不 得不调整呼吸,避免太快出来,多享受这不可能的服务。在激烈的动作中雅琪的 美目亦不断飘上来,似在惊讶我的能耐!
 
  美丽端庄的雅琪!大胆淫秽的动作!每个男人梦想中的组合!天!
 
  在连续几分鐘的激烈口交后,雅琪早因剧烈运动可见颈上微微泛出汗光,耳 朵也早已潮红。我此时的感觉是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的,我看著雅琪,雅琪的动作 始终是那样优雅,雅琪的美也没有因为雅琪的动作而黯然,相反,变得更加的艳 丽!
 
  一阵阵快感从我的肉棒不断传来,我突然一醒:「不能射在雅琪的嘴里,我 还没有真正彻底地佔有雅琪,我要射进雅琪身体的最深处!」
 
  「呃……好了!我想……我想……」我一时不知该怎样表达。雅琪抬起头来, 冲著我会意地一笑,然后起身,从头上把发簪拔下来,「刷」的一下,雅琪那高 挽的云髻突然散开,一头乌黑的秀髮如瀑布般洒落下来。
 
  天!那一瞬间,我再次领略了雅琪脱俗的美丽。云髻高挽时的雅琪有著高贵 雅典的气质,而此时长髮披肩的雅琪却又多了份清纯,多了份活泼。
 
  雅琪就这样在我面前把套装裙拉到腰上,看到腰上有红色的吊袜带和丝绸般 的极薄布料製成的红色丁字内裤,性感而又富有格调。「哦,原来你喜欢穿这么 性感的内衣……」
 
  「好看吗?」雅琪似乎对自己的身材充满了自信,因为雅琪修长双腿的曲线 使人联想到欧美的运动选手。
 
  雅琪很熟练地脱下内裤,动作优雅而不多餘. 「当……当然……没有什么比 这更好看了……」
 
  我的心剧烈地跳动著。
 
  透明丝袜只达及大腿根,在两条鲜艳的吊袜带之间,看到一片散发艳丽光泽 的黑色阴毛和突出的阴茎,真是太美了……
 
  雅琪上前继续吸吮著我那里,直到我又有一定程度的亢奋后,雅琪停止下来, 拿起保险套稍稍套在龟头的尖端,接著再一个低头口交,将它完整地包覆起来, 用嘴替我戴上保险套,并取出润滑液涂在自己的屁眼上。
 
  雅琪跨上我的身体,将两脚分开慢慢坐上我那直立的肉棒。
 
  「哦……」我舒服得叫起来,感到阴茎被雅琪柔软湿润的屁眼所包围,那种 滑腻腻,软乎乎的感觉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雅琪坐下之后,并没有马上动作,她也许也在感受著我们彼此性器完全交融 的奇妙乐趣吧?
 
  雅琪低头看了看胯间两人的交合处,然后又略带羞意地看著我,小声说:「 ……你……你的好大……」
 
  我心头一酥!这句话竟比千言万语还要令我激动,它带给我的是一种震撼! 
  雅琪开始逐渐扭动著玉臀,由缓而快,由温柔到激烈,雅琪有著非常高超的 技巧,雅琪丰满的胴体在我身上起伏,一次次地吞噬著我粗大的肉棒,雅琪那紧 缩的屁眼,此时显得那样的贪厌。
 
  我也猛烈地回击著,一次次地向雅琪屁眼的深处进入,龟头不停地撞击著雅 琪的直肠,然后退出来,再深入。
 
  我们就这样放浪地做爱,也没有改变姿势,一直是雅琪在我身上驰骋。我把 雅琪的上衣和衬衣掀开,雅琪并没有阻止我。
 
  我感到眼前一亮,我看到了一对人工隆过却性感而完美如维纳斯般的乳房。 
  我注视著雅琪洁白的胸膛,雅琪的双乳颤巍巍浑圆高耸,两隻乳尖上突起著 两个晶莹透红的乳蒂,它们骄傲地挺立,仿佛傲视著一切。
 
  我伸出双手,一左一右地握住那对乳峰,感觉著它们的柔软、滑嫩和弹性。 
  真的好软好嫩!
 
  我的手不由地捏挤著。
 
  两隻乳蒂因为我的捏挤而变得更加向上突起,而乳晕也开始向周围扩散变大。 
  我注视著那两隻乳蒂,感到它们是那么娇嫩,那么骄傲!
 
  我低下头来用舌尖在两隻乳蒂上来回舔动,我明显的感觉到两隻乳蒂在我的 舌尖下开始勃起变硬。
 
  雅琪开始发出轻轻的哼声,雅琪的胸也微微地扭动著,「骑马」的姿势也变 了形,呻吟道:「先……先生……雅琪我快不行了……」
 
  我可不会这么轻易放过雅琪!
 
  我把雅琪放下来,改让雅琪背对自己跨坐在腿上,双手绕到前面用力抓著雅 琪的的乳房,配合膝盖的一开一合,有节奏地抽送著。
 
  「啊……啊……啊……啊……」
 
  雅琪也随著发出短促的欢吟。
 
  我抱著雅琪的腰站了起来,雅琪唯恐分开般紧紧的往后顶。
 
  我配合已心荡神迷的雅琪,使劲地抽送著。我想动得更急,可是已经达到极 限。
 
  雅琪用双手扶在前面的墙壁上做支撑,翘起臀部,同时不停扭动腰肢。 
  我在后面抱紧雅琪的身体,开始做长距离的抽插。
 
  插入时在肉壁上摩擦后,一口气用力插到根部,直肠口被巨大的龟头压扁, 每一次抽插时也刺激到阴茎。「啊!」
 
  大概和雅琪以前的经歷不同,肉棒的长度和粗度都不能比较,雅琪仰望天花 板,后背向上弯曲。
 
  巨大的肉棒插入时,硬挺的阴茎随之摇曳,腹部的曲线如波浪般起伏。 
  「啊……唔……」
 
  我的全身向后仰,肉棒从下向上猛衝. 我这样猛烈的动作,如果是一般男人, 可能维持不了十分鐘吧。
 
  「啊……」
 
  肉棒顶到直肠上,雅琪只能用脚尖站立,美丽的臀部向上翘,可能是平时就 从事运动,修长双腿的曲线使人联想到欧美的运动选手。
 
  雅琪皱起眉头,美丽的脸颊扭曲,脸色红润,从张开的嘴露出舌尖,非常妖 艳的表情。
 
  菊花缠绕在肉棒上,抽插时随著棒身在洞口里进出,从屁眼里发出噗吱噗吱 的淫糜声。
 
  我让龟头顶在直肠口上作支点,然后做旋转。「要泄了!」
 
  雅琪很快就达到射精的高潮。
 
  「嘿……这种感觉很好吧。」
 
  紧贴在一起的下体,开始摩擦,旋转的动作使我的阴毛刺激到睪丸。
 
  「啊……啊……」
 
  随著雅琪的淫浪哼声,我又改变方式,準备让雅琪达到射精的颠峰。
 
  「唔……唔……」
 
  插到根部时,一定会顶在直肠上,让雅琪为快感陶醉,但很从容,不致於射 精。
 
  噗吱噗吱的抽插声,在列车的房间中发出回响,可见是充满力量的活塞运动。 
  「唔……唔……唔……」
 
  插到直肠口上时,雅琪从喉嘴深处发出哼声,硬挺的阴茎不停地摇动。 
  「这样觉得如何?」
 
  我抓住臀部的右手伸到前面,找到阴茎,剥开包皮,露出敏感的龟头,用手 指用力套弄。
 
  「啊……啊……」
 
  龟头充血,膨胀至极限。我在那里用手指旋转揉搓,当然此时也没有停止活 塞运动,强烈的衝刺几乎使雅琪的双脚浮在空中。
 
  「泄了啊……」雅琪转过头来叫著。
 
  「你不怕别人听见吗?」我故意逗雅琪。
 
  「没关係,这个隔间装有隔音材料的啦!」雅琪在甜美的陶醉中,全身无力 地滑落到地板上,我像黏著般也跟著倒下去,仍不断对俯趴著的雅琪用力地来回 衝刺。
 
  又抽送了上百次,雅琪早就被我顶得语无伦次:「从来……都没有男人让我 这么High……」
 
  我猛力一抽再一挺,再往深处倾尽全力用我的肉棒摩擦雅琪的屁眼:「要射 了……」
 
  最近工作烦忙,一个月都没空清出弹药,早忍耐得受不了了,累积的量应该 相当多了。
 
  雅琪似乎从我膨胀到极限的肉棒体会出我的欲望。
 
  「待会儿你要……呃……射在哪里?」雅琪停下动作问道。
 
  「呃?还可以有选择吗?」
 
  「当然,每个人的爱好都不一样呢,我们当然要为乘客考虑。」
 
  「那么……在你美丽的脸庞上好不好?」我不假思索地说。「讨厌!」雅琪 轻声娇嗲,「那你要注意不要弄到制服喔!在火车上不好清理,被发现就不好了。」
 
  雅琪似乎不对我大胆的提议有任何反感,反而只是提醒不要闹得太过火。 
  雅琪反过身取下肉棒上的保险套,然后把肉棒吸进嘴里,回復刚刚口交的动 作。
 
  一时间,房间里除了两人的心跳声,就只有雅琪那妖媚的哼声以及红唇和肉 棒相摩擦发出的「啾啾」声。
 
  雅琪似不要命地以嘴巴快速吞吐,那失控的媚态使我再也忍耐不住了。 
  出……出来了!
 
  我感到控制射精的肌肉开始不自主地收缩,阵阵快感由脊髓直冲脑门。我立 即一手粗暴地抓住雅琪的头髮,取得对方头部的控制权,另一手则抓住肉棒对準 这张任何男人都会疯狂的脸庞,用力一个拉扯。雅琪娇呼一声往侧一跌失去平衡, 原本跪姿的双腿侧身跌坐地上,双方的相对高度差距更大,使我能将雅琪的脸庞 完全转到正上方仰望著我,下压肉棒,正对门面。
 
  龟头迅速张开,一道又一道温热的精液源源不绝地喷射出来。
 
  第一次的喷射最浓最烈,白稠的一道精液暴射出来落在雅琪的脸庞上,一道 精液由下巴沿嘴唇横跨过鼻梁直达额际,连瀏海也沾了少许,第二次喷射则硬将 雅琪的头转侧,射在打上粉彩丰润微鼓的脸颊上,角度刚好与第一发交叉,尾劲 端则堆积在脸颊上,第三发则瞄準眉间垂直入射,精液飞溅出来弹射在眉毛及捷 毛上,第四次……第五次……摇晃著肉棒漫无章法地漫洒在脸庞上…随著阵阵抽 畜弹药已狂射出去,开始清膛。用手套弄肉棒将剩餘的精液推压出来,一滴滴的 精液落在嘴唇部位。
 
  射出的一剎那雅琪的美目紧闭了一下,但雅琪除了刚开始的惊吓外立即放鬆 了脸部肌肉,脸庞由轻微的扭曲变形渐渐转变回端庄的微笑,如同一般服务小姐 予人的职业甜美笑容,恭敬地维持应有的微笑,闭著眼抬著头静静地随我抓住头 髮的手部动作让我尽情完成这破坏工作。
 
  最后对方一动不动,只微微呼吸喘息,容我细细检视眼前雅琪的脸庞。 
  雅琪化妆的细緻脸蛋被突如其来腥臭的白色浓稠液体涂布满面,脸颊、嘴唇、 额头及鼻梁都是一榻糊涂,嘴唇的口红早因剧烈的活塞运动而脱妆使嘴角是一片 红晕,精液粘附的作用使脸上部分的粉妆脱落与白稠的精液混为一体。左眼则刚 好被一堆顺脸部轮廓流下的精液完全盖住。
 
  结束了,我翻身在一边,理性也回到脑袋中了。
 
  「幸不负命,没弄脏衣服!」我看了看雅琪的制服道。
 
  欣赏完这綺丽的景观后,我从旁边取出面纸,轻轻擦拭掉沾粘在雅琪眼上的 精液。
 
  「谢谢……」雅琪感谢道,张开双目缓缓起身。
 
  此时雅琪脸上掛满精液,满脸娇红。「好…好多!」雅琪对著休息室的镜子 颇为惊讶道。
 
  「我来帮你擦好了。」面对这位被自己糟蹋的美人,我也不好意思道。 
  雅琪不反对地闭目而立,我取出面纸开始擦拭脸上的精液,避面流到衣襟里 去。
 
  擦拭中可感到雅琪的脸旁肌肤具有相当的弹性,尤其是脸颊部分。
 
  「剩下我自己来就好,谢谢!」拭去大半的精液后,雅琪的脸庞也渐渐恢復 清新的样子。
 
  「对不起……我要洗脸补妆……失礼了……」雅琪转过身去。
 
  我则会意开门先出来了。
 
  出来时刚好又遇见另一位乘务员小姐,我尷尬地笑笑,对方也回应一个甜美 的微笑。她让出走道,当我走过这位乘务员小姐的身边时,突然感到这位乘务员 小姐样态与刚刚和我欢好的雅琪有某种程度上的相似……
 
  我开始走往自己的包厢,沿途的遇到几个男性乘客露出曖昧的神色,似乎看 穿了刚刚干的好事,一阵尷尬催促我加快脚步。
 
  躺回舒适的铺位,我开始回味刚刚的光景,完全不觉时间的飞逝。
 
  渐渐地,我睡著了……
 
  各位旅客您好,列车前方到站就是本次运行的终点站——北京车站了,请您 收拾好自己的行李,做好準备。「播音小姐甜美的车内广播声让我从睡梦中惊醒。 
  坐起来后不久,雅琪推开包厢门,招呼著其他旅客。
 
  「睡得好吗?」雅琪微微曲身,低头向我问道。
 
  雅琪已经补好脸上的妆,恢復典雅的面貌,外观神色就像昨晚没发生过任何 事般,如不是因主角是我,我也不相信适才发生的「真实体验」。
 
  「嗯!很好!」我向雅琪点头示意。
 
  雅琪再次展现她高贵端庄的招牌微笑后,点头还礼回到工作岗位。
 
  我则静静地思考整个客服程式。
 
  乘务员小姐们对乘客会依个人评断决定要提供服务的物件,因此早删除了一 些具有危险因素(或者是太差劲)的乘客,而享受过车上服务的乘客并不会将此 事公开,如有经验的男士再次搭乘时则可视个人喜好对乘务员小姐要求车上服务, 在无形中形成的这种独特心理平衡,间接地维持乘客水準及保障乘务员小姐们自 身的安全,故至今外界并未传出不良的流言。
 
  毕竟如果每次都是一堆低级俗气的「炮兵团」组队搭乘,那还开什么直达特 快列车,早沦落为特种行业的水準,这种条件下也将无法吸引高素质的女性投入 新型列车服务团队内,相对亦是乘客的损失。
 
  严格的专业训练与安全保证下,辅以有关部门提供如此的列车服务,良性的 经营获利迴圈下,越多的资金来源,便可提供越好的服务与设备,相对越多的回 馈到乘客上。
 
  乘务员小姐们在视线内不断穿梭,为乘客提供下车前所需要的服务。呃…… 
  我当然是指正常服务。
 
  看著这群乘务员小姐们的神态,我也可以感觉到她们对乘务员小姐这份职业 的热爱。对她们而言,这一身新型列车制服就是荣誉的象徵。如同昨夜和我在一 起的雅琪所说的把她们当成特种行业是最最严重的侮辱!同时也是承认了说话者 本身低俗的格调。乘务员小姐们提供的车上服务乃职业上的要求,无关个人的操 守与婚姻状况。但也并非指她们对这种事麻木不仁或寡廉鲜耻,应该说是荣誉感 使其昇华成为对工作的一种付出,尽力为工作而奉献出自己。
 
  想到此,心中对这些Z字列车乘务员小姐的感觉绝非鄙视,而是令人钦佩她 们的使命感。
 
  列车减速后,缓缓驶进北京西客站,停在指定的车道上。不久车门被一一打 开,车上的旅客也纷纷起身离车。
 
  我是最后一个动身的,为的就是多看雅琪一眼。
 
  走到车门的时候,雅琪已站立在门边,正在向其他乘客挥手告别。我大胆地 望向雅琪,四目交接的同时对方似因回想起昨夜的景况,垂下目光,端庄秀丽的 脸庞泛起红霞。
 
  乘客们大多数已离开,所以雅琪脸上曖昧的神色倒不虑被察觉。雅琪被我盯 得手足无措,忙示意地望向其他旅客,最后喜孜孜地白了一眼,我则知机见好就 收地移开自己的目光。
 
  「谢谢你的服务!……我们……有机会再见吗?」
 
  雅琪笑了笑,说:「我固定都是服勤於Z17列车,还会有为您服务的机会!」 
  「那我回来的时候一定会搭你这趟列车的,美丽的雅琪小姐!」
 
  雅琪脸庞泛起红霞,模样娇恬可人。
 
  「那时乘务员应该轮到别人了!」雅琪提醒道,「我们有好几个包车组呢。」 
  最后雅琪对我轻轻地弯身行礼,我亦点头回应,便转身融入离去的人群中。 
  此时我的脑海中充满著雅琪美丽的倩影,伴随著期待的心情缓缓步入北京西 客站。
 
                【完】